再见 SNS

今天早上把我的 Misskey 实例停了,以后尽量不在使用 SNS 了。

SNS 不存在公共讨论

说这话可能有点太绝对了,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,也就一点点。
看起来是公共讨论的事情,很多人只是在发泄自己的情绪,把自己的怨恨,不满包装在严肃的问题下面。
于是有人在说“我们应该愤怒”,毫不在意背后的言语暴力。有人说“思想是多样的”,又对“粉红的愚昧”破口大骂。“我们应该共情”,仅限我已经认同了的人。

社交安慰剂

我毕业独居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寂寞感,网络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这并不算是好处,寂寞无聊对于我来说,并不算是坏情绪。
只有无聊,才会发呆,会乱想,会思考。
有限的时间应该花在更有价值的事情上。

信息来源的替代

脱离 SNS 最大的就是怀疑自己会不会与社会脱节了。
RSS 就成了我与社会沟通的最重要渠道了。 我的 RSS 订阅大约也有三四十个了,其中还有类似于博客聚合这类(Hakcer News),每天会推一两百条的。
虽然其也有 SNS 的性质在里面,不过专业性严肃性显然会高很多。

到目前为止的两天里,没有社交网络并没有感到很大的压力,应该是能坚持下去的。


Gossip

436 Words

2021-05-29 10:28 +08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