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痛苦里去

2021-12-05 01:13 +0000

现在的明面上的主流语言,大概是强调遵从自己的内心的。

我觉得不尽然如此。在某些情景下,我们也需要反抗自己的情绪,主动的去寻找痛苦。

这两天也碰到了两个有点关系的影视作品

一个是 一位哔哩哔哩 up 的动画杂谈 。其中提到当代日本动画创作者在严肃话题上的幼稚化,是因为现在主要的从业者,没有经历过上世纪动荡的时代,在一个政治冷感的社会中长大,失去了严肃内容的是生活参考。单纯从想象中诞生的严肃政治内容,很难站住脚。

另一个是动画电影《酷爱电影的庞波小姐》 。 这部作品风评比较一般,部分人认为它把电影制作行业描写得太多理想化。

不过我并不把这部看作是电影行业的介绍。导演在结尾高潮部分,在电影的 84 分钟左右,提到了

想要留下什么,就意味着需要牺牲除此以外的事物

要舍去对话
舍去友情
舍去家庭
舍去生活

这段表面上是在表现电影剪辑必须舍去一些美好的片段。

但我觉得这也是在表达导演自己的生活哲学,所以在画面表现上,才会将主角的形象与他电影中人物的形象进行互换。

这么想会有点自虐的倾向了。但我觉得没关系。